※此為璃月和空寧的合文

※此篇由空寧所寫

※不喜者右上角

========================================

「吶、哥哥,要一直陪著我唷。」

「啊啊、當然。」

兩名長相由同一模子刻出的小孩,站在一起,相視而笑著。

──真的不是騙人的吧?

蹲坐在小石板旁,任由冰冷的雪白落上自己黑色的長髮。血眸注視著天空。

「哥哥,下雪了,吶。」

伸出細嫩的手掌,刺骨的冷感激上腦門。

「說好的,一直呢?」

「嘩──哥哥,你看,是雪!」

櫻花色的長髮伴隨著轉身而飄盪著,女孩興奮地踏在雪地裡,一個不小心就跌倒。

「凱鈴!」

長相相同的少年上前來,將女孩扶起。

「地板很滑,要小心點。」

他邊說邊替她拍落附著在裙子上的雪,並將一條米白色、卻有些髒掉的圍巾圍在對方身上。

「哈哈哈──好髒唷。」

「不要就拿來!」

「不行不行。」

凱鈴快樂的微笑。

「因為這是哥哥給我的。」

米白色的圍巾映襯著黑色的長髮,上頭卻有些骯髒。

「凱鈴姊姊,妳不打算換下圍巾嗎?」

發聲的是一位小女孩,她是當時那隻蛇妖,在這小鎮裡產下的一顆卵中,孵出的女孩。

雖然怨恨蛇妖,看到小女孩也會令自己更加憤怒──憤怒著自己居然會芥蒂一個小女孩,一個毫無關聯的小女孩。

「這條當然不能換下啊。」

甩開了本來正在回想的記憶,凱鈴對女孩露出溫柔的表情。

「為什麼?」

「因為啊,這可是我最珍貴的寶物呢。」

女孩眨了眨眼,雖然不太理解,卻微笑著。

「那凱鈴也是我的寶物喔!」

「欸?」

發出了簡單的音,凱鈴露出微些訝異的表情。

「我嗎?」

「嗯,因為凱鈴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換掉的唷!」

「這樣啊。」

看著眼前露出耀眼光芒的小女孩,血眸閃過一絲笑意。

欸,蛇妖,妳看妳的女兒多愛我啊。

妳輸了呢,真是令人發笑。

啊、我會把她照顧得比誰都善良、比誰都溫柔唷。

好好期待妳「唯一的女兒」的成就吧。

德修哥哥也──

德修?

腦海中閃過一個溫柔的翠綠眸,在那之後過了幾年了?

──你們過得如何?

「好、我們去堆雪人吧!」

「凱鈴姊姊等等我啊!」


「哥哥、你給的圍巾已經很髒了唷,你不打算再織嗎?」

蹲在兩座小土丘前,凱鈴抱著圍巾。

其實她一直知道,這條圍巾是凱嵐辛苦織出來的,當然髒掉了也是不小心的。

突然一條白光從天空中落下,那個位置似乎相當的遠,卻是觸目驚心。

「阿姨,我覺得是德修哥哥他們做了些什麼。」


從前方傳來刺鼻的血腥味,以及──不管多久都認得出來的味道。

「真諷刺。」

用一隻腳踢了已經血肉模糊的實驗人員的屍體,冷冷一笑。

目光停落在一名少女的屍體上,而她的胸口此時已經缺一口。

「她不是……?」

緩緩地接近,突然有一股激烈的悲傷感傳至腦門,胸口不安的躁動著,眼淚就從眼眶中不斷逃出。

「什麼啊、這感覺……」

──就好像失去愛人般的感覺。

哭了很久,好不容易抑制住悲傷感,拭乾了眼淚,發現一旁已經少了頭顱的屍體,以及滾落一旁,已經染血的金色。

「不、那不是──」

將嘔吐感硬生生地逼回體內,將兩人的屍首放在一起。

血瞳柔情似水、卻帶著悲傷,直到看到某一身影,才露出驚訝。

「凱……嵐?」

眼前的少男呈半透明狀,眼中露出悲傷的感覺,看著擺放在一起的兩具屍首,後抬頭看向凱鈴。

「凱鈴。」

溫柔的嗓音和以前沒有變,都是很令人懷念的。

微溫的感覺從臉頰旁滑過,有些癢。

「必須先走了……」

「等、等等!」

「嗯?」

「最喜歡哥哥送的圍巾了、真的喔!」

激動的指了懷抱著自己頸部的米白色,凱鈴想傳達個什麼。

「嗯、謝謝妳。」

最後是溫柔的笑容,依舊沒有變。

「凱鈴姊姊……」

當時的小女孩,也長成了大人,跪在已經年老、生命到終點的凱鈴一旁。

而她看到的是,幸福的笑容。

「我會接下妳的任務的,請等我。」

 

在生命的終點,總會有著快樂的結局。

吶、凱嵐,你來迎接我了?

大概過了好幾千、好幾萬年了吧。

好久吶。

──凱鈴也成了老婆婆了呀。

啊、不過我等等就會變年輕喔。

──是啊。那麼就再一起……

來玩吧。

========================================

寧曰:

凱嵐、凱鈴啊,是我挺喜歡的設定(笑)

保護妹妹的凱嵐,真的很令人感動

凱鈴守住了當初和德修的約定,保護著這村子

嘛、接下來是蛇妖的女兒守護了,真的挺諷刺的

不過這也是刺激蛇妖的最好方法,挺開心的

最後凱嵐和凱鈴還是再見面了,兩人又能像往常一樣了呵呵

那麼可能之後會再繼續寫番外吧

感謝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