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空寧與璃月的合作文章。

※此篇為璃月所著。

※渣文慎。

※不喜者請右上紅叉叉離開。

-----------------------------------------------

  冰色的瞳孔逐漸縮小,眸中溢滿震驚,眼角有點酸澀。

  ──什麼啊,自己什麼時後變的這麼愛吃醋了?而且對方還是個小女孩。

  看著德修和小女孩驚愕的望著自己,胸口有種窒息感。伸手緊緊抓住胸口的衣物,用力到指尖微微泛白。

  ──不是決定來看最後一眼,道個別就好了嗎?為何如此難受......

  「祈、祈月......」

  不大不小的聲音,卻狠狠重擊著自己的耳膜。好痛。

  「那個啊,德修,謝謝你和妁娜這麼多天的照顧。」

  冰瞳半閉,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必須走了。」

  ──說到底,如此骯髒的我也沒有資格去吃醋啊。

  「等等......!」

  ──也沒有資格留在他身邊。

  尾巴一甩準備離去之時,溫暖的手掌緊握自己的手腕,如此熟悉的溫度,此後將不再屬於自己。

  「......能不能,告訴我原因?」

  當她終於轉過頭來時,注視著德修的冰瞳卻如刺骨的寒霜。

  如冷漠的陌生少女,用力的甩開他的手。

  「沒有必要。」

  短短四個字,卻是個巨大的傷害,不論他,亦或她。

  「是麼,那麼隨便妳吧。」試圖眨眼遮擋翠瞳中的受傷。

  沒人注意到轉身離去的她,眼中閃過的情緒。

  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傷害了無辜的他,親手毀掉這段感情。

  怎麼說呢?真的是......

  剎那間,冰藍色的眼眸似乎轉變成鮮紅色。

  *

  「啊?所以你就這樣讓祈月獨自離開了?」

  紫色貓咪瞪大微怒的雙眸,對著臉頰上有個貓掌印的少年大聲斥喝,但金髮少年只是淡淡的望著貓咪寶石般的雙瞳,不發一語。白色幼龍則縮在角落有些畏懼的望著她。

  她焦躁不安的拍打尾巴,但隨後便冷靜下來,微微嘆氣。

  「如此成熟的你也會有孩子氣的一面呢。」

  無奈望著微露訝異的少年。

  「走吧,一定要將她找回來哦。」

  雖然,你們已經走上了不歸路。

  終究,沒辦法嗎?

  頸脖的紫色毛髮,隱約出現了血痕,貓妖卻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露出溫柔似水的神情。

  *

  歡迎。

  這次依舊是Bed End呢。

  不過,請放心。

  因為──

  *

  無邊的黑暗。

  什麼聲音都聽不見。

  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嗅覺早已麻木。

  冰冷鎖鏈緊緊捆住手腳。

  骯髒布料遮掩著視線。

  似乎迴盪著令人作嘔的聲音。

  ──最終還不是回到這裡了,小貓咪?

  真是惹人發笑,自己的作為如此愚蠢。

  不安的扭動身軀,回應的是無法言喻的徹骨痛楚。

  親手摧毀的溫暖,永遠消失在眼前。

  無法再奢求什麼。

  「啊哈哈……」輕笑出聲,如此悲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銀白髮少女無神的血眸望著曾喜歡過的他,強烈衝撞帶來的疲憊、痛楚與恥辱已令她幾乎昏厥。

  「很骯髒吧……」

  扯開空洞的笑容。

  她知道自己是像人質般的存在,但被他和她看到這畫面,已經連最後一絲反抗的力氣都被抽去。

  磅。

  猛然縮小的瞳孔中映出染血倒下的金色,混雜著白。

  ──明明才認識短短幾天,就喜歡上你。但現在不再喜歡了。

  ──不聽聽麼?我不再喜歡你的理由……

  世界成了完全的黑色。

  *

  腦中畫面停格在觸碰所愛之人冰冷軀體的時候,身軀所承受的凌虐那痛楚已經麻木了、麻木了、感受不到了。比起失去歸屬、無能為力的那深沉絕望感,比起他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染血倒在自己眼前失去氣息,心中所遭受無法言喻的強烈痛楚那又算什麼。

  掛在胸前輕觸肌膚的冰藍色寶石的光芒逐漸削弱。

  ──這是妳的決定嗎?

  憂傷的聲音幽幽迴盪在腦中,似乎可以看見她流著淚一臉不可置信望著自己的樣貌。

  ──是,我已經沒有留戀了,皓月。

  ──既然這是妳所希望的話。

  女子露出一個悲傷的微笑,但最後嘴角和身軀忍不住的顫抖,最終跪坐在地嚎啕大哭。

  ──永別了。

  在他死後首次恢復意識,冰冷望著面前不懷好意笑著的男人,染血的瞳孔逐漸縮小、縮小,露出口中細長尖牙瘋狂笑著。

  扯下胸口掛著的冰藍色寶石,用力的......

  捏碎了它。

  ──這是最後的願望,皓月。

  ──請將此夷為平地吧。

  *

  「吶,妳聽說了嗎?」

  「嗯?妳是說一夕之間消失的森林和其中大量的屍體嗎?」

  「是啊是啊,而且啊,聽說全部的屍體都血肉模糊,只有一個有著貓耳貓尾的少女其他處皆完好,就心口處破了一個大洞。」

  「欸?怎麼會這樣?」

  「不知道呢,而且據說還在少女的屍首旁發現的一個碎裂的汙穢藍寶石。」

  「那個藍寶石跟那事件有什麼關係嗎?」

  「好像說靠近那藍寶石和少女屍體的話,兩者會散發出很沉重的悲傷氛圍,靠近的人皆會感到胸口扯裂般的疼痛,眼淚停不下來。」

  「真的假的?」

  「不清楚呢。」

  *

  拖動疲累的軀體來到一座墳墓前,毛髮髒亂的紫色貓咪伸長頸脖蹭了蹭冰涼的墓碑。

  「我回來了唷,妁娜。」她的嗓音有些沙啞。

  吶,我沒辦法幫助那兩個孩子,一次次的帶他們走向不歸路,妳一定很討厭我吧。

  即使如此,果然還是想做些什麼,賭上了性命也好。

  前額輕輕貼上墓碑,寶石般的眼瞳流轉著金色光芒。

  燃燒最後的生命,預知完整的未來。

  ──為什麼自己一人在陰暗的小巷裡呢?

  ──......躲人。

  ──喵?

  ──躲人?為什麼?

  ──......你不怕我嗎?

  ──為什麼要怕妳?妳說是吧妁娜。

  ──喵嗚──

  場景如走馬燈般一一閃過。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笨手笨腳的。

  ──我才沒有!

  ──喵嗚!

  ──看吧,妁娜也這麼認為。

  ──你們兩個好過份──

  開心也好、悲傷也罷。

  ──又想起往事了嗎?

  ──......嗯。

  ──別擔心,我跟妁娜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呀,吶?

  ──喵、喵!

  ──謝謝妳們。

  一直在一起。

  少女將頭埋入少年的懷中,少年神情柔和的望著對方。

  「永遠在一起。」
  「當然。」

  紫色貓咪端坐於兩人身側,寶石般的眼瞳透出溫柔之情。

  ──祝福著,願永遠幸福。

  畫面就此中斷,瞳中金光散去,支持不住的軀體倒落地面,雙眸緩緩閉上,陷入沉眠。

  不知何時出現的半透明女子,溫柔微笑著,俯身抱起逐漸失溫的貓咪,輕撫她的頭頂。

  ──妳已經很努力了。好好休息吧,小閃。

  貓咪的面頰似乎滾落一顆晶瑩的水珠。 

第十章‧終

-------------------------------------------------------------

璃曰:

對不起,我腦死201212121339206e4.gif  

最後還是空寧向我提出建議我才勉強打出來的201212121339206e4.gif

對不幾201212121339206e4.gif

然後序章的部分,說過暫定長篇,請自動將其更正為中短篇,不好意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