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璃月和空寧的合文

※此由空寧所寫

※不喜者右上角有個小「×」

========================================

黑色的身影坐在窗戶旁,腳掌輕觸上玻璃,冰冰涼涼的。

『妳就先休息一陣子吧。』

不管如何,德修的聲音都是如此的溫暖。

 行走在白色的街道上,旁邊跟著歐佩拉。

「距離那裡很近唷。」

「嗯,對。」

「你要去看?」

「大概....會吧。」

妁娜拍著黑色的惡魔翅膀飛到德修的帽子裡,鑽了進去。

「吶吶、德修,你要去哪呢?」

「我的....家鄉。」

腳每往前踏一次,就感覺無比沉重。

每靠近一點,就會想到當時的場景。

就算如此,還是要回去。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望著眼前已經被搶奪一空的小村子,圍著圍巾的金髮少年吐了點白霧,往裡頭走。

一個一個小孩的臉探出來,他們身上的衣服說有多髒就有多髒,說有多破爛就有多破爛。

「德修哥哥!」

兩個嬌小的身影衝了出來,直接抱上德修的大腿,仔細一看,兩個人的長相可以說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蹲了下來,摸上了這對兄妹的頭,溫柔的笑著。

「凱嵐、凱鈴,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坐在熟悉的屋內,德修脫下了大衣,在壁爐裡放了火柴,順便施了火系的魔法丟了一團火進去。

兩個小孩子坐在沙發上面,手裡捧著德修剛泡好的熱可可,看著他打開客廳的門,到走廊去。

雖然自己是每隔一個月才回來一次,但地上和牆上完全沒有灰塵,看來是有人刻意打掃過,又或者是德修下了結界。

走到最底部,一旁就是當初母親打開的們,地上的血跡就算清理乾淨了,但縫隙中的血跡就算怎麼清也清不乾淨。

「感覺像是在我心中永遠清除不掉的痕跡。」

無力的笑,德修蹲了下來,摸上了當初染了血的地方。

隱隱的啜泣著,他哀傷的哭了。

不知何時,一個輕盈的步伐接近了,在轉頭的瞬間,連是誰都沒看到,頭被木棍重重的敲下。

 倒在相同的位子上,胃一陣不舒服,但卻因為被重敲頭部,因此眼前模糊不清,只聞到一股刺鼻的玫瑰香味。

「啊啦,德修,歡迎回來呢。」

尖銳的女聲用著諷刺的音調說著,伴隨著兩個小孩的吵鬧哭聲,意識消失。

微微的張開眼睛,視線有些模糊,但卻能見到一名長相妖媚的女子正坐在自家的沙發上。

「德修,起來了啊,你真愛睡。」

女子笑的時候眼睛微微的瞇起來,嘴角上揚的幅度十分可怕。

因為雙手被綁在身後,而身體也被纏上了鎖鍊,所以無法行動,只能瞪著她。

「沒忘記我吧?我可是蛇妖唷。」

「所以妳究竟要幹嘛?」

「你問到重點了。」

蛇妖「咯咯」的笑了兩聲。

「當初想把這兩個孩子吃掉,你害我吃不成而且被族人嘲笑。現在當然是回來吃了你和這兩個小鬼。」

說著她舔了嘴唇。

「都長這麼大了,一定很可口吧?」

「別想要用魔法解開鎖鏈,那可是高級的鎖唷,可以把法力擋掉的鎖。」

蛇妖的眼睛笑的彎成一個新月的彎度,望著正嘗試使出法力的德修。

「哦,是嘛,好偉大啊,居然能記仇到現在?」

德修露出了一個微笑。

「醜──女。」

「你、你,你竟然敢罵以美貌為傲的蛇妖醜?」

感覺上蛇妖快要冒火,見她手握拳頭,很想要把德修生吞活剝的樣子。

「哼,沒關係,等等再來解決你,你就好好的看著我把他們兩個分屍來吃吧,咯咯。」

她一步一步走向凱鈴,見小女孩害怕的顫抖著,眼淚不斷的流出。

「不、不要過來!」

尖銳的爪子抬起,直往女孩那揮去。鮮血四濺,一個軀體落到木質地面上的聲音。

「哥哥!」

凱鈴以為自己會死,結果卻感覺不到痛,一張開眼睛就看到熟悉的背影,令她放聲痛哭。

「啊啦,本來想先吃女孩的,不過沒差,不管哪個先吃都一樣呢。」

蛇妖愉悅的笑著,正想拿起男孩正在做掙扎的身軀,一扯,就將他的手臂給扯下了,而他的哀號聲直擊人心。

「不要!」

自己無法動,根本沒辦法阻止,女孩的身體顫抖著,只能看著自己唯一個親人被分屍。

「凱鈴.....要堅強...」

凱嵐只剩最後一口氣,雖然想讓自己的妹妹放心,但那是痛苦的笑著,令凱鈴如此心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崩潰。

一道白光閃過,待白光消失後,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唯獨抓著手的尖銳爪子還留下而已。

那是,蛇妖的屍體。

女孩喘著氣,瞪大的眼睛淚流不止,本來漂亮的櫻花色髮,瞬間染成黑色;明亮的金色眼,也染成了紅色。

「凱鈴妳,是惡魔族的。」

在染著雪白的後院裡,有兩個小丘,分別寫上「媽媽之墓」以及「凱嵐之墓」。

雙手合十的站在墓前,說了些話後,兩人一起走向村子的入口。

「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是惡魔族的呢。」

「當初妳的母親就是因為和人戀愛了,才會逃離本來的家園,兩人在林中定居,並且產下你們。

「後來被蛇妖們發現,他們殺了你們的父母,並且要將你們分屍吃掉。

「而我只是路過,沒想到正巧撞見那場景罷了。」

兩人已經站在村子入口了,而德修伸出手摸了凱鈴的頭。

「要保重。」

「我會好好保護村子的,你要回來喔!」

「嗯,一定。」

「對了!」

在德修正要轉身時,凱鈴突然想到一件事。

「德修哥哥,耳朵湊過來一下。」

「嗯?」

小巧的嘴唇附上了臉頰。

「我最喜歡你了!」

在凱鈴說出這句話時,德修感到後面有一股比目前天氣還要更冷的寒氣。

有著黑色的耳朵,銀白色頭髮的少女就站在自己身後無感情的望著自己。

「祈、祈月.....?」

========================================

寧曰:

德修慘了、德修慘了、德修慘了、德修慘了wwwwwww1353224438-4239966031.gif  (妳別)

唉終於完成了,劇情很怪我知道ffd959db7b482b075e9d194c83709d1c_w48_h19.png  

話說我這篇用了好多「*」啊!62d3cc24675a09d44a83eab830d36e57_w48_h48.gif  

反正那些不重要啦(喂#)

最近好常有負面的想法,「真想去吃土」(不要問我這什麼意思(#)、「死了應該就解脫了」等等之類的,似乎每個月都像月經一樣來一次這種想法啊04fef3bb427776c12808d0b3ac6c75f0_w48_h40  

唉真希望別上暑輔了,我想休息

或許睡到一覺不醒也不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