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璃月及空寧的合文

※此由空寧所寫

※不喜者右上角

=======================================

鮮血四濺,躺在地上的軀體,冰冷的、一動也不動的。

「媽媽、為什麼不動?」

金色頭髮的小男孩哭紅了眼,聲音已經沙啞了,看來是哭了很久。他用那看起來白嫩的手輕輕的推動躺在血泊裡的女人。

「德修,跟你說個祕密哦。

「媽媽啊,是被你,害、死、的、呦。」

帶著戲謔的笑容,長著相同面貌的金髮小男孩眨著翠綠的雙眼,嘴角上揚著,因為笑著而使眼睛微微瞇起,而他就站在自己面前。

「媽媽,是被我害死的嗎?」

男孩恐懼的睜大眼睛,顫抖著。

他突然覺得頭有些暈眩,在倒下去之前他看見那個和自己相同面貌的人,頭上正落下血滴,臉也因為空間的扭曲模糊而看不清,但依舊看的到他那上揚著的嘴角。

「你真是該死啊。」

 

「修──德修!」

翠瞳猛然睜開,映入的是祈月驚慌的臉。

自己正用力的喘著氣,而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染濕,額頭上也冒著汗水珠。

「我做了壞事啊.....」

他坐了起來,雙手捂上臉,而手正在顫抖著。

祈月伸手用布將他額頭上的汗水拭掉,溫柔的拍著他的背。

「放心唷,德修,只是夢呢。」

「夢嗎?」

「嗯,對,安心的繼續睡吧。」

翠瞳眨了眼,躺下去後,在祈月熟悉的溫度下再度入睡。

 

不像上次的夢一樣黑暗,德修坐在自家熟悉的客廳的沙發上,而一旁似乎有人接近。

那是熟悉的聲音。

「小修,你辛苦了。」

「小修,你也累了吧?」

那是熟悉的身影。

「吶、你也找到可以照顧你的人了呢。」

翠瞳滑下懷念的淚水。

哽咽的說不出話,因為感傷又因為喜悅,而留下更多淚。

「父親、母親....」

身影逐漸淡化。

「你們要去哪?」

兩人一笑。

父親輕輕的拍了德修的肩膀。

而母親輕輕的撥開在他額前的瀏海,並在上頭蓋上了一吻。

「小修啊,我們一直在看你噢。

「你也成長了呢。

「已經不像小孩一樣需要依靠別人了呢。

「但是呀,把自己弄得太累也不好唷。

「稍微依賴別人吧。」

已經淡化到,只剩一些些光點向上飄,就像是已經成佛了一般。

──我們永遠祝你幸福。

 

眼睛沒有像上次一樣突然睜開,而是慢慢睜開。

映入的同樣是焦慮的眼神。

「怎麼哭了?」

「....我哭了?」

手指輕輕的抹上臉頰,發現被水沾濕。

「祈月,我啊,見到父母了。」

「咦?」

因為突然被摟住腰而讓祈月不知所措。

「怎麼了?你怪怪的呢。」

「拜託,不要離開我。」

「欸?」

「我愛妳。」

「.....笨蛋。」

=======================================

寧曰:

番外篇生成完成☆98c99aab60f6c010045229bb2659eb95_w48_h48

本來還很苦惱標題的啊,後來就想到德修的父母如星光般的消逝,因而命名

說真的,我好像睏了的說ffd959db7b482b075e9d194c83709d1c_w48_h19.png  

但不知道為何,就是堅持要打完

總之,打完這篇我好開心

最後本來是要讓兩人啾啾(?)的xinsrc_402040221085376332693  (#########

結果沒有,我想說就讓德修摟著祈月的腰撒嬌,很溫馨吧

話說由於配上96的歡樂聲音,害我都不感傷了e7d47cad08585485f7d4e0245d806b21_w48_h45 (錯圖#

神!(##

老實說,我這篇是,當時在看一部超好笑的漫畫(?)然後就突然想到的靈感(等等妳##

我不知道為何我會邊看搞笑的邊想到劇情,而且我還想到另一個失明的劇情啦啊啊啊62d3cc24675a09d44a83eab830d36e57_w48_h48.gif

到底我為什麼不是想到搞笑的是想到比較悲傷一點的04fef3bb427776c12808d0b3ac6c75f0_w48_h40.gif

我腦袋構造一定和大家不一樣,我好興奮22a155d30bb513b0feb83cf1e05ea3bb_w39_h48 (#

總之這篇就先到這了

感謝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