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空寧與璃月的合作文章。

※此篇為璃月所著。

※狠虐注意。

※不喜者請右上紅叉叉離開。

  -----------------------------------------------

  總之,因為遇到了舊識,所以他們打算在北方城鎮再待一段時間,因此對不熟識的人本能有些排斥的祈月便常常消失在眾人身邊,然後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

  真像隻野貓。

  這大概是眾人的共同心聲。

  在與歐佩拉和歐佩特聊天時德修時常失神望遠處。

  擔心的話去找她不就好了?

  三雙眼眸盯著金色身影,心中默默嘆氣。

  不坦率的孩子。

  *

  潔白的雪地留下一排小巧的貓咪腳印,延續的腳印盡頭是一隻試圖爬上巨樹的黑貓。

  尖銳的石頭不斷擊在她身旁的樹幹上,抓緊,她迅速爬了上去。

  尖銳怒罵逐漸遠去,冰瞳淡然望著,已習以為常。理順雜亂的黑毛,望向森林深處。

  *

  一個貓掌用力往金髮少年的臉頰巴去,留下明顯的貓掌印。

  「別人在說話你卻一直走神很沒禮貌的。擔心的話,去找她不就好了?」

  少年有錯愕地望向一臉無奈的兩人一貓,以及不明所以的白色小龍。垂下的瀏海擋住他臉上的表情。

  「……失禮了。」語畢,少年立刻起身,搖搖晃晃地消失在店門口。

  「發生什麼事了?」

  「就算我有預知的能力,但太過濫用也是會有懲罰的。」

  紫色貓咪有些無奈。

  「但直覺告訴我,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此時聽覺靈敏的她聽見了其他客人聊天的內容。

  「聽說,最近有怪物一直出沒抓走人來吃啊。」

  「欸!真是太可怕了。」

  「而且它會把抓到的獵物分屍後再吞食。」

  「不只這樣,據說它還會強迫受害者想起努力想忘記的痛苦回憶。」

  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

  恢復人形的少女慢步在林間,往皓月的墳墓前進,細長的貓尾在身後輕擺。

  濃烈的血腥味竄進鼻腔,她皺起眉頭,向來源望去。

  「啊啊啊啊啊——」

  熟悉的聲音穿透耳膜、震撼心臟,冰瞳一瞬間失焦。

  ──騙人。

  ──他們不可能出現在這的。

  躡手躡腳走向前,眸中映出的血色,腦袋猶如槌子重重敲下疼痛暈眩不已。

  小巧的翠綠妖精染上血液,紅色翅膀軟軟拖在地面,拉出一道道紅色痕跡,血色雙眼映出瘋狂之色,拿起怨靈纏繞的刀刃無情撕裂一對男女的身軀,咧嘴露出滿溢血腥味的口腔,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

  摀嘴跌坐在地,胃一陣翻攪。

  ——為什麼、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面前,讓我想起過去。為什麼要以如此姿態出現在我面前,為什麼?

  發狂的妖精高舉利刃,往女人的頸項刺下。

  噴灑的鮮血,滾落的頭顱。

  女人的頭滾到她面前,除了眼眸其餘皆被鮮血浸濕。這是首次如此仔細觀察那人的眼,明亮的琉璃色。

  溢滿溫柔與濃烈歉意,雙唇擩動著。

  「唉呀,有客人麼。」

  失去焦距的冰瞳,貫穿心靈的嘶喊。

  貫穿身軀,噴灑血液。

  「無法饒恕。」

  少女臉上的血眸閃著暗淡的光輝,幻化出的巨大貓爪穿透妖精的身軀。

  ──誰來……

  *

  遭黑暗所吞噬,瘦小身體捲縮於黑暗中瑟瑟發抖。誰都不在,獨自一人。

  尖銳的詭笑、厭惡的怒罵,即是一切。

  被強壓於牆上,鞭子在白皙的肌膚勾勒出刺眼的血痕。

  漆黑的房間,束縛四肢,細嫩後背緊貼冰冷地面,感受著緊貼胸膛噁心的溫度,下身扯裂般的劇痛未曾停歇,刺鼻的血味。他人的吐息,無人知曉的淚水,落地,碎成粉末消失蹤影。

  聲聲哭喊未曾聽見。

  於肌膚綻放的血花、綻放的絕望。

  無人抓住墜下的她無助的手掌。

  緊咬下唇。

  想去憎恨,卻無法憎恨。

  雙手遮掩面容,無邊的黑暗中、心靈的黑暗中,無力的掙扎。

  小巧的血之妖精咧嘴笑了。

  *

  猛然睜開雙眼,卻仍是一片黑暗。

  驚慌著,嗅出他熟悉的體香。

  「德修?你在哪裡......」

  伸出手,卻什麼也抓不到。

  「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語句中帶有些微顫音。

  「不要丟下我一個......」

  一雙手將她擁入熟悉的懷抱,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狠狠融入自己體內。

  眼淚頓時潰堤,在他懷中放聲大哭,身軀劇烈顫抖。

  哭的如此慘烈,似乎是第一次呢。

  「我在妳身邊。」

  感受著令人心安的體溫,她開口以劇烈的顫音緩緩說著。

  「德修......我見到我的父母了......」

  「他們被妖精殺死了......分屍了......」

  「可是、可是我母親對我說......」

  她的聲音已經顫抖到說不出話語。

  ──一直以來,對不起。

  ──明明對妳做了那麼過分的事,逃出第一件事竟然是來見我們。

  ──但我們還是對於孩子擁有所謂不幸黑貓的姿態感到相當不安。

  ──不過那個金髮孩子所說的話語讓我們頓悟了。

  ──不管變異還是什麼,妳都是我們親愛的女兒。

  ──對不起,無法讓妳感受到親情的溫暖我們就要離開了。

  ──但是我知道,妳會幸福的。

  ──與那金髮孩子一起。

  母親的聲音消逝於腦海,緊接著來的是夢中無盡的絕望。

  緊抱著他的身軀,怎麼也不願離開。

  他們便以此姿勢依偎著對方度過了夜晚,但是隔天......

  祈月就像是蒸發一般消失在他們身旁,沒有任何人看見她離開的身姿。

  帶著一切──包括污穢、曾經的幸福與絕望離去。

第八章‧終

----------------------------------------------

璃曰:

噢我終於打完了......68666e385a5810d6801f8cc19b2761fb_w48_h48  

無靈感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但雖然打完了但事實上我個人不太滿意04fef3bb427776c12808d0b3ac6c75f0_w48_h40.gif  

可是想不出其它了也只好先這樣,

虐虐內容也不知道為何就這樣寫出來了OH O

然後感謝空寧醬提出的暫時性失明orz

讓我有了一個想法ˊˇˋ

總之卡了那麼久十分抱歉,

讓我們期待空寧醬的第九章吧。

最後,

您的評論、留言是我們寫文的動力。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