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空寧與璃月的合作文章。

※此篇為璃月所著。

※內容混亂有。

※不喜者請按右上叉叉離開。

------------------------------------

  望著兩個雪白的身影躍下山谷,同時天空也飄下了細雪,黑色的雙耳覆上一層白。

  「ゆき。」

  祈月轉頭,望著龍后剛剛遞給德修的蛋。龍蛋為純潔的白,上頭環繞著若隱若現的淺藍。

  雖然很微弱,但她感到那蛋散發出寒氣。

  「我們......在北方多待幾天怎麼樣?」

  妁娜好奇地望著祈月的雙瞳,「為何?」

  「那孩子......應該很喜歡寒冷的地方吧,」

  *

  慢步在雪白的城鎮街道上,銀白髮少女抬頭望著灰濛濛的天空,若有所思。以往的明顯特徵──黑色貓耳及貓尾不知為何消失了,看起來只是一般的純真少女。

  那金色及紫色的身影也失去了蹤影。路過的男人們都投來不懷好意的眼神,但她沒有去在意。

  也是啊,第一次以人形來到街道上,觀察著新奇的事物就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理會那些眼神呢。

  不過,透過貓的敏銳觀察力,當有一隻手神不知鬼不覺地朝她襲去時,她還是輕巧地避開了,然後轉冷漠地望著有些呆愣的男子。

  「什麼眼神?輕視我嗎,小妞?」

  對方似乎被激怒了,不理會眾人投來厭惡的眼神,推開路人直直向她衝去。

  明亮的綠色的光芒在某處閃耀著。

  靈巧地避開,轉身往郊外跑去。纖細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之間,一會兒便消失蹤影。

  留下男子在原地暴怒。

  *

  到了郊外,她依舊快速奔跑著,似乎在躲避什麼。

  冰瞳一閃,迅速往旁邊跳去,在空中翻滾,手支撐一下後雙腳落地。完成一連串動作後發現一個巨大的冰錐已經穩穩插在她上一秒的所在。

  「為什麼要襲擊我。」

  「妳用了幻象術對吧──」

  「──怪物?」

  一個踉蹌,那兩個字如利刃狠狠插入她的心。面無表情地望向緩緩走來的淺褐髮女子,兩雙眼瞳充滿敵意的望著對方。

  「是又如何?憑這個理由就要攻擊我?」

  「我從小便在此長大,看過眾多使用了幻象術的怪物,沒有一個是懷有好心的。」

  「......但是,看見妳好像沒有跟他們一樣的惡意。」

  女子的綠瞳有些動搖。

  「讓我看看妳的真面目吧。」

  「讓妳看見我真實的樣貌,對我有什麼好處?」

  「我會看情況要不要殺妳。」

  *

  趴在窗台上靠著窗戶玻璃熟睡的紫色貓咪忽然顫抖了一下,左眼睜了一半,雖然直視著前方,可是卻讓人感覺那眼眸在看著不屬於這裡的景色。

  查覺到夥伴的異樣,金髮少年放下閱讀中的書。

  「......妁娜?」

  「看來祈月遇上些小麻煩了哦。」

  「不過我想她自己有辦法解決。」

  語畢,她閉上了眼。

  *

  黑色貓耳警戒豎起,貓尾在身後輕擺,微微露出虎牙,做出躍躍欲撲的姿勢。

  「這樣啊,難怪妳不得不在人們面前使用幻象術。」

  「抱歉啊,我剛剛說的那話應該很傷妳的心。」

  少女閉上了嘴,冰瞳裡的敵意漸漸退去,在女子驚訝的注視下身形逐漸縮小,變成一隻嬌小的黑貓,優雅的坐在雪地上梳理著黑毛。

  「......沒什麼,反正我也習慣了。」

  她一臉不解。

  「自出生到不久前,我一直都是被『怪物』、『不幸』這些話所圍繞。」

  「那現在呢?」

  黑貓微微低下頭,女子準確捕捉到了她冰瞳中一閃即逝的溫暖和幸福。

  「遇見了願意陪伴我、守護我、關懷我的夥伴。」

  「這樣啊......妳要聽聽我的故事嗎?」

  映入眸中的,是一隻雪白的綠眸狐。

  *

  她是一個能隨意變化外型,實際上沒什麼力量的狐妖,但她對於變化外型沒有興趣,因此不管在哪都是以雪白的身姿出現。

  那次誤踏入獵人設下的捕獸夾。直穿腦門的劇痛讓她哀嚎出聲,看著前腳上被染成血色的白毛,她明亮的綠眼眸浮現一絲恐懼。

  如果被捕獸夾夾住的話,幾乎不可能會有生還機會。

  驚覺草叢的晃動及竄入鼻腔的人類氣味,她更加慌張。

  ──再不快點想辦法,就要死了啊。

  ──辦法?別開玩笑了。

  眸中映出褐髮少年的身姿,突然忘卻了捕獸夾還夾在前腿上,轉身一跑,被捕獸夾這麼用力一扯,她慘嚎一聲倒回雪地。

  身軀陷在雪中痛苦喘息,少年深紫色的眼眸滿是痛苦與不捨,迅速上前蹲下身,但手一靠近白狐就往後縮一下。

  「別擔心......我沒有想傷害妳的意思,只是要幫妳解開捕獸夾然後替妳治療......」

  「乖......請相信我。」

  低沉又如流水般溫柔的嗓音傳入耳,她虛弱地睜開溢滿水霧的翠綠色眼眸望去,見他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少年再度嘗試伸出手,這次白狐沒有再躲開。

  費了許多氣力,白狐的意識愈加糢糊,終於少年笨拙地打開了補獸夾,抱起血流如注的白狐轉身跑向城鎮方向。

  ──好冷。

  ──我會死嗎?

  抬起些許暗淡的眼眸,望著少年。

  「絕對不會讓妳死的哦!」

  竟聽信了人類所言,她有些安心地閉上了眼,在人類少年溫暖的懷中歪頭睡去。

  *

  從深沉的睡夢中緩緩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充滿那少年氣味的小房間中,身下是一張潔白柔軟的床。

  前腳傳來一陣刺痛,伸出右前腳,發現腳掌處纏著潔白的繃帶,可是......

  「啊,妳醒了。」

  少年推開房門,溫柔地望著她。他跪在床邊,伸手輕摸她,她竟忍不住回蹭了。

  突然,少年的眼神黯了下來。

  「對不起......雖然救回了妳的命,但我救不回妳的腳掌。」

  原來啊......難怪剛剛一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不就是右前腳沒了腳掌嗎?

  ──看來要多練練變化術了吶。

  白狐對少年眨眨眼表示不介意。

  ──能撿回一條命就該慶幸了。

  少年輕柔地抱起白狐。

  「吶,妳叫什麼名子呢?」

  ──欸?名子?

  ──那種東西──

  沒有的啊。

  抬頭望向少年深紫色的眼眸,那深處竟有一絲期待與孤獨。

  ──啊、啊,他一定也很孤單吧。

  ──所以才會......

  「皓月。」

  望向驚訝的少年眼眸深處,白狐輕輕的笑了。

  「皓月哦。」

  銀月,閃著柔和的光芒。

  少年開心的笑了。

  「那個啊,我的名子叫做──」

  *

  白狐在說到那少年的名子時,不知道為何竟然聽不清楚她的聲音。

  什麼東西,在接近了嗎?

  皓月抬起前腳舔著早已癒合多年的傷痕。突然豎起耳朵,轉頭將口吻探到神智恍惚的祈月後頸叼起她往後彈。一顆炸彈落在他們上一秒所在,雪四處飛濺,皓月以身軀護住黑貓的嬌小身軀。

  「啊呀那隻黑貓便是了吧,咦咦還有一隻相同的白色小狐狸?不錯啊不錯啊把這兩隻都抓回去上頭一定會給我很好的報酬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聲音瘋狂尖銳的笑著,刺痛兩人的耳膜。

  皓月豎起白毛,對著從雪中走出來的男人露牙咆哮。

  「哎呀真兇呢,小狐狸。」

  「這樣一點都不可愛了啊。」

  他手一揮射出匕首,她立刻揮尾召出冰錐擋下。

  「真是噁心。」

  她一把將祈月推開,用眼神示意她快跑之後便與那噁心男人陷入激戰。

  可是啊,雖然她在那男人身上製造出了許多不輕的傷,自己卻也好不到哪裡去。

  那男人,可不是省油的燈。

  頭有些暈眩了。

  ──我現在根本不是白狐而是血狐了啊。

  她自嘲的笑了笑。

  眼前那男人的面容有些模糊了。

  ──為了自己深愛的男人而守護這個城鎮,持續了幾年了呢。

  ──有點累了,真的。

  ──不過這次不是守護城鎮,而是守護一個孩子。

  ──這是我自己的意願吧。

  *

  過了許久,傷好了之後,她天天變化成人類少女的樣貌去見他,雖說剛開始技術不好,第一天就被觀察敏銳的少年識破了。

  「什麼啊,原來是皓月。」

  他笑著摸了摸少女的頭。

  垂下了控制不好而顯露出的雪白狐耳,淺褐髮少女都起了嘴。

  每當見到他,胸口便莫名燥熱,這是所謂戀愛嗎?

  戀上了人類的狐狸?

  戀愛?

  ──我?

  某日少年對她道出告白話語,將她瘦弱的身子擁入溫暖的懷中時......

  如此感動。

  這是所謂戀愛嗎?

  戀上了狐狸的人類?

  戀愛?

  ──他?

  然而後來,「他們」打碎了一切。

  也因此激發了她體內的力量。

  但是啊──

  一切都沒用了啊?

  踐踏著強盜們的屍體,綠色的眼眸已失去焦距。跪下身,緊抱懷中染血冰冷的少年,痛哭。

  ──你當初救回了我的命,我卻救不回你的命。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好像有誰從後方輕柔的環住她的脖子,屬於他的氣味竄入她的鼻腔。

  沒關係的哦。

  我只希望妳能代替我守護城鎮──

  代替我好好生存下去。

  破碎的夢境。

  *

  看著什麼東西貫穿了染血的白狐,她軟軟地跌落雪地。

  祈月這時才驚嚇回神,瞪圓了冰瞳。

  ──怎麼辦?

  ──空間魔法?

  ──說是空間魔法也不算是,但概念大概相同吧。

  ──我的想法是,將自己所弄出的力,傳到另一個地方。

  就是這個......!

  將整個身子貼到地面上,悄悄的伸出貓爪。感覺到周圍環繞的寒冷之息,以本能操控它環繞至前爪上,凝結,使原本的利爪便的更長更尖,閃耀著冰的光芒。

  利爪對準了那詭笑著的男人脖子,用力揮下。

  ──傳達到!

  彎身準備抓起皓月的男人脖子上猛然爆出大量鮮血。

  「什......什......」

  他應該是想說「什麼」吧。他嘴裡不斷冒出血泡說不出完整的字句,看來那一爪抓的不淺。

  那男人瞪圓的眼睛死死盯著祈月,隨後倒下,斷了氣息。

  *

  房門猛地被撞開,德修和妁娜瞬間從位子上彈起,但望向門口看到的卻是抱著狐屍的貓耳少女。

  「拜託......拜託......救救皓月啊──」

  狐狸全身被血所染色,而且看的出來,那孩子已經停了呼吸。

  「救救她啊──」

  抱著狐的屍首跪地哭喊,臉深深埋入染血的毛髮中。

  她身後出現一個若隱若現的淺褐髮女子,向德修和妁娜比了一個「噓」的動作,隨後溫柔的摸了摸少女的頭。

  少女胸口掛著的冰藍色寶石閃著寒冷的光芒。

  *

  隔天,伯特龍誕生了。

  與她一樣的眼神、一樣的顏色。

  祈月再度抱著冰藍色寶石痛哭。

  *

  我累了,真的。

  讓我解脫吧。

  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對不起,多年來麻煩妳了。     

辛苦了。                     

來吧,回到我的身邊。         

  ......咦?是你嗎?

  這不是夢吧?

  一切都不是夢對吧?

當然,不是夢哦。            

來吧,來我身邊安心的休息吧。

這次,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  

皓月。                      

  *

  拭去冰瞳的淚水,響起祝福的歌聲。

  ──願你們幸福。

第六章‧終

-------------------------------------------

璃曰:

各位日安(晚安),這裡是璃月,

對不起第六章拖了好久(抹

這章讓我腦袋整個伺服器連線中斷1358943133-1740877670.jpg(?

然後最近又一直在練唱歌OHO
接著又感冒、拗到手臂裡面淤青,

晚上一直咳、痛到睡不著起來精神不好就沒什麼好想法-.-

不過靠著昨天和今天的努力總算是寫完了,雖然我覺得一整個很混亂,

然後我在這裡要解釋一下,

為什麼祈月會聽故事聽到恍神(?),

她絕對不是不尊重人家、絕對不是!

是她陷入了皓月過去和褐髮少年的種種回憶中,

看見了一切,

包括皓月跳過的所有細節哦。

如果還有問題的話可以提出,

最後,您的評語、留言是我們寫文的動力。

讓我們等待空寧醬的第七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