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空寧與璃月的合作文章。

※此篇為璃月所著。

※不喜者請按右上叉叉離開。

--------------------------------------

  枝幹有些潮濕。冰瞳黑貓伸出利爪、刺入樹皮,倏地爬上樹葉茂密的樹枝間。坐穩,透過樹葉間的隙縫望向旅館門口,順便理理有些凌亂黑毛。

  樹下往上張望的紫貓彈了彈耳朵,收起背上的惡魔之翅,搖晃尾巴,乖乖用爬的爬上樹,一屁股坐在冰瞳黑貓旁邊。

  「樹葉那麼多,沒辦法用飛的上來,真討厭。」

  紫貓扭過身舔舔尾巴,邊小小抱怨一下。

  黑貓瞥了她一眼。

  「抱歉,妁娜。」垂下眼簾。

  「嘛、又不是妳的錯。」妁娜微微打開翅膀,用爪子勾出卡在其中的綠葉,邊說道:「還不都那些人類的問題。」

  沉默,尾尖些微抽動了下。

  *

  「這是這幾天的住宿費。」

  將一袋錢遞給了長相和藹的旅館老闆,德修轉身走出旅館門口,無視他人投來的奇怪目光,拉了拉斗篷的帽子,向周圍呼喚。

  「妁娜、祈月,走了哦。」

  冰藍及橙色的眼瞳在樹上閃閃發亮。物體磨擦過綠葉的聲響,兩隻貓同時從樹上躍下,只不過......

  「......我說妁那,妳為什麼要落在我頭上?」雖被斗篷的帽子所遮擋,但還是隱約能看見他的嘴角在抽動。

  妁娜雙眼半閉。背上的惡魔翅膀不知何時消失了,看起來只是一種毛色特殊的橙瞳貓咪,「德修──我累了借我趴著睡一下......」

  「不是才剛起床嗎?累了......妳剛剛做了什麼啊。」

  他語氣帶著濃濃的無奈。落在德修腳邊的祈月偏了偏頭,望著一人一貓的眼神有些無法讀懂的情緒。

  忽然,祈月警戒的豎起耳朵往後方一彈,「......喵!」一顆尖銳的石子打在她前一秒站的地方。

  妁娜瞬間清醒過來,橙色瞳如刀一般銳利,跳到她身旁對著石頭來源嘶吼。

  「做什麼?」

  德修轉頭,望向扔石頭的孩子,翠瞳盡是冰冷。

  「驅趕黑貓。」

  那孩子瞇起眼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把帶來不幸的東西從我們鎮上趕走。」

  顫抖。

  他瞇起雙眼,身上漸漸散發出殺氣,「不好意思啊,但我不允許你傷害她。」語畢,看見孩子的驚恐表情後他低頭面對她們倆。

  「走了。」

  *

  在眾人的注視下,離開了小鎮。三人......不、正確來講是一人一貓一魔獸,來到一個廣大的草原上。烈日高掛天際,有些燥熱。

  望見遠處高大翠綠的巨樹,原本在地面慢慢「爬」的妁娜立刻亮了雙眼,一拍翅迅速飛到樹蔭下。雙眼瞇成新月狀,一臉滿足的模樣。

  被拋在後頭的一人一貓有些慵懶地跟了上來。

  德修拉下斗篷的帽子,金髮在陽光下閃著刺眼的光。

  「今天特別熱啊。」他邊說,邊拭去滑至下顎的汗水,瞇起翠綠色的眼眸望向萬里無雲的天空。

  無人回應,雙眸一轉望向妁娜,只見背著惡魔翅膀的紫色貓咪緊抓樹幹,一溜煙地消失在翠綠的樹葉間。再望向靠著樹幹閉著眼、一動也不動的祈月。

  ──黑毛很容易吸熱......她應該比我們還難受。

  他走向前,摸了摸黑貓有些燙手的毛。祈月張開眼,冰瞳無力的注視著德修。

  「不恢復人形嗎?」

  她微微搖了頭。

  「恢復人形、會比貓形更麻煩。」

  「他們一看就會知道是我,而且......」

  她移開了眼,沒有繼續說下去。蹭蹭柔嫩的青草。

  「......」德修站起來,手一揮,釋放出水藍色光芒罩住這棵大樹周圍的土地,隨後變地透明。

  「我設下結界了,外面看不到我們。」

  轉過頭卻發現祈月睜著圓圓的大眼好奇地盯著自己看......

  「......怎麼了?」

  「可以......教我魔法、嗎?」

  「等天氣涼點吧。」

  他嘴角微微勾起,注視著黑貓冰瞳的翠瞳溢滿溫柔。

  樹枝上的妁娜調了個舒服的姿勢趴下,輕擺貓尾,一隻半睜的眼望著樹下的身影。

  瞳色有些變化。

  隨後又恢復美麗的橙色眼瞳。

  ──通往所謂「永恆幸福」這條路有點坎坷呢。

  ──但是......

  ──我會陪伴你們走完這條路的。

  ──我最喜歡的人喲。

  *

  失去了珍視的事物,其實原本、他想過就這樣拋棄掉這生命好了。

  ──你的雙親、旅團的大家,一定會希望你好好活下去的。

  ──尤其是你的雙親,他們一定希望你替他們好好生存在這世間。

  這好溫暖、好溫暖的聲音卻在心中響起。

  可是、一直做惡夢、一直一直夢到父母染血死去的樣貌,好害怕、好痛苦、好難受。

  就在真的要撐不下去的時候,妁娜出現了。

  打開背包看見她如寶石般閃耀的眼眸,他竟然感到如此安慰、開心。

  「啊呀、打擾了呢。」

  背著惡魔翅膀躲在他背包裡的紫色貓咪有些抱歉地笑笑。

  然後,又遇上了有著純黑貓耳貓尾的她、明明純真善良卻被視為「不幸」的少女,甚至因此被雙親拋棄、抓去做實驗。

  看見她受傷痛苦的模樣,他第一次有了一定要堅持下去、守護她的決心。

  一切都是命運吧、吶。

  ──看來你找到珍視的事物了。

  那溫暖的聲音帶著微微的笑意。

  ──走完你所選擇的道路吧、加油哦。

  ──祝你們幸福。

  *

  自夢中驚醒,德修翠綠色的眼眸睜的老大,輕微喘息,汗水不斷滑過下顎。

  剛剛、夢見了什麼?

  忘記了。

  只記得最後一句......

  ──祝你們幸福。

  還有、又夢見了之前常做的惡夢。

  槍聲、物體撞地、血液噴灑。

  ──等等......不要再出現了!

  痛苦地按住腦袋,想抑制住影像和聲音的迴盪,但徒勞無功。

  一旁身上蓋著德修斗篷的銀白髮少女抽動一下耳朵,緩緩張開雙眸,看見痛苦的他,她愣住了。

  「.....怎麼了?」

  她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

  他沒有回答,只是轉身緊緊抱住祈月的腰。

  「......!」

  祈月有些嚇到了,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冰瞳內的情緒有些微變化。

  「做惡夢了嗎?」

  她的聲音輕柔迴盪,消去了耳內嗡嗡作響的槍聲及血液噴濺聲。

  祈月伸出手輕輕地回抱,抬起尾巴輕拂過德修的臉頰。

  想起了他曾經安慰過她的方式,她輕輕撥開德修的劉海,柔軟溫暖的雙唇輕輕貼上他的額頭。

  「......不要害怕......我在你身旁哦......」

  他逐漸冷靜了下來。

  「德修......」

  從出生到現在,少女第一次笑了、溫柔地笑了。

  也第一次叫了德修的名子。

  月光的包圍下,兩人緊緊依偎著彼此,漸漸睡去。

第四章‧終

---------------------------------------------------------------------

璃曰:

噢我打完了啊打完了啊打完了啊打完了啊打完了啊打完了啊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246c20c58ba17286ac765ac089dae073_w48_h48.gif  eqZgFYq.gif 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 1b7650d1802f909462f3b752b062e749_w48_h48.gif 7b9b441bfd824b0ac5c873fe2758b529_w48_h48.gif 33c910ae7367da2619993d0f5ea2c04b_w48_h48.gif 878e65df88c82c2800b8ac04ce8c89fa_w48_h48.gif 527094ebd4cb975e23d0e31df6b5b6b4_w48_h48.gif 201212121339206e4.gif a1e8657d9bc918820c7bddb47551adc8_w48_h46.gif df580f6da9460e2789b3cb667e43b94e_w48_h48.gif 19d0506ef1b9ddd0270306c392eee983_w48_h48 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  (欸太太你夠了喔

然後空寧醬跟我說超好看的看到鼻酸我一整個就更加感動了啦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f060c5ef3aac0ed1649286d437bcef1c_w48_h48.gif(夠了太太

龜在電腦前龜到全身痠痛無力頭快暈死值得了啊!!!!!!!!!!201211141347114ba.jpeg  (欸等等

是說啊其實,某璃我自己打到最後的部分的時候,心裡真的感到很溫暖w

希望這份感覺也能讓讀者們感受到w

最後,您的評論、留言是我們寫文的動力。

讓我們期待空寧醬的第五章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