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璃月和空寧的合文

※此由空寧所寫

※不喜者右上角有個小「×」

======================================

話說,在和祈月分開後,德修常常發呆,還常常撞上牆壁。

看不下去他的傻性,妁娜用腳掌輕拍了德修的臉,「你夠了噢,你的行為已經表示出了一件事。」

「咦?」本來還微低著頭的德修抬起頭,看向正揮動翅膀飛著的妁娜。

「你想見她吧?」妁娜淺淺一笑,「我知道她會去哪噢。」

嬌小的黑色身影躲躲藏藏的跑來跑去,向著她熟悉的地方前進。

『你恨他們嗎?』

可能不恨吧。

『想見他們嗎?』

無法回答,但,腳為什麼停不下來呢?為什麼要一直走呢?

貓型態祈月就站在熟悉的門前,可能一打開,就要面對那厭惡的嘴臉,但,為什麼要回來?

牠在原地徘徊了幾圈,決定到一旁的窗戶那去看。

「抓住她!」

一個聲音響起,一群人從各個房子、草叢、轉角中衝出,並且手上都持著劍和槍。

祈月驚嚇到了,沒想到會有人埋伏在這,而牠的眼神飄向窗戶裡的景色,看到自己的「父親」及「母親」正在嘲笑著自己。

我又要回去了嗎?我不要!好不容易才脫逃出來的。牠的眼角滑出了淚,就在看到了一個稍微熟悉的紫色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背上的惡魔翅膀是招牌特色。

「欸欸?」妁娜對著祈月笑,「現在是哭的時候嗎?怎麼不快大聲呼叫或逃跑呢?」

「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祈月不知道是什麼心情,喜悅卻又悲傷?

一陣風襲來,披著披風的德修就站在自己面前,雖然看到很多人持槍瞄準自己,臉上卻是一樣的平靜。

本來是祈月驚慌,而後換成眾人在驚慌,沒想到會突然有救兵出現。

「喂!再不快滾,就要開槍了!」對方做好預備動作,但卻看的見他們正在顫抖。

德修翠綠色的眼眸瞪向他們,嘴角揚起一個角度,卻是難以捉摸的笑容,「那就,朝著我開槍吧?」

「射擊!」上司下達指揮,屬下只好聽命,個個按下板機,發出子彈,但是子彈卻在靠近德修時彈開了。

現場嘈雜,德修將一隻手抬起,伸直,而手掌則呈現像是在掐人脖子的樣子,站在前面的小兵以為是在做什麼警告的動作,沒想到後面的長官居然像是被人抓住脖子一般的痛苦,臉從本來的紅色漸漸轉為紫色。

「再不離開,或許就要有人喪命了?」冷冷的、沒有起伏的聲音,德修臉色陰沉的看著全部的人。

看到長官這樣了,小兵們當然紛紛逃跑,有的還拖著長官逃跑。見他們離開,德修將垂下,轉過身去看著祈月。

祈月的身形逐漸放大,也從原本的貓型態轉為人型態。她一見到德修轉過身來,立刻衝上前去抱住,後者則稍微驚慌了,手想去摸頭又不敢,想抱住也不敢,臉稍微紅了起來。

妁娜一件這情景,甩著尾巴跑到一旁看戲去了。

「謝謝。」祈月放開了抱住德修的手,但豆大了淚珠卻從眼裡滑出,「我好怕...怕我又要回去、怕沒人來救我......」

看著哭出來的祈月,德修嘆了一口氣,伸手撥開了她額前的瀏海,身體往前頃,柔軟的觸感覆蓋在祈月的額上,「沒事了,妳不孤單,妳有我們。」

祈月抬起頭,眨著冰藍色的眼睛看著德修,小巧可憐的模樣十分可愛,使得某人稍微撇過頭,「話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妳說掐脖子的部分嗎?」德修稍微皺了眉頭,想了一下,「空間魔法吧?」

祈月眨了兩次眼睛,稍微歪了頭,「空間魔法?」

「說是空間魔法也不算是,但概念大概相同吧。」德修稍微往四周看了一下,對準了妁娜旁邊的草叢,抬起的手在空氣中擺動了一下,而草叢也隨著擺動,「我的想法是,將自己所弄出的力,傳到另一個地方,這就是我的想法,只是剛剛掐脖子的部分,是第一次實驗。」

「所以只要有一個閃失,就會失敗,接著就會被射殺吧?」祈月瞇起了眼睛,「你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態來救我的?」

「必死的心態。」德修的嘴角稍微揚起,「不過說死嘛,也是不會啦,如果失敗的話,我會將妳和妁娜傳到另一個地方,妳們將會安然無恙。」

究竟是為什麼,這個人才會抱著必死的心態來救我?祈月望向在自己面前的德修,心裡的某個地方似乎被打開了。

「為什麼要回來?」德修的這一句,使祈月沉默了下來。

「只是想....再見一面。」

「嗯,那就這麼做吧。」

「咧?」

德修牽上了祈月的手,毫不猶豫的向著那熟悉的門前進,而且完全沒有任何想法的就打開了別人的大門,進去後看到的是在裡頭顫抖的父親和母親。

「因為孩子異變了,所以是『不幸』,對你們來講,是可以丟掉的,是嗎?」德修一見到兩人,馬上張開嘴,而祈月在一旁聽了,雖然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但心裡不是很好受。

「不過,」他露出了一個,自從發生了「某件事」後,就再也沒出現過的笑容,「她對我來說,應該算是珍視著的吧?」

什麼話啊,好像是在向戀人的父母宣告求婚似的。妁娜悄悄地站在門口偷看,心裡卻是喜孜孜。

「女兒我就帶走了。」德修鞠了躬,轉身向著大門走,「妁娜。」

「我知道了。」妁娜張開她那惡魔的翅膀,飛落在德修的肩上,一陣風襲來,兩人一貓就消失了,留下看的一愣一愣的父母在那。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過去?」回到了某個城鎮的旅館,看見德修站在陽台那看著月亮,祈月便走了過去。

「妁娜告訴我的,」德修見祈月來了,稍微點了頭,「因為她是稀有的魔獸,所以沒有什麼人知道她的能力,而她的能力有一個是,可以看見別人的過去。」

「原來是這樣啊。」祈月稍微望向了月亮,「月亮很美,對吧。」

「向月亮祈禱、祝福,以回復自由之身,是吧?」

黑色的耳朵豎直,祈月望向德修,見他溫柔的笑著,自己也笑了一下,「是的,那便是『祈月』的由來。」

「月亮很美,妳也很美。」後面那一句,德修完全是用非常小的聲音來講,但聽力滿好的祈月倒是有聽到一點細小的聲音。

「你剛剛最後說了什麼?」

「不,沒有。」

兩人又安靜了下來。

「其實,我以前的生活很美好,如果父母沒有身亡的話,或許我就不會見到妳了吧。」德修抬頭,望向月亮,銀光灑在臉上,「在我十歲那年,我的家園遭強盜襲擊,父親因為實在是太好了,卻喪命了,母親則是為了我而喪命,但,失去了,我也見到妳了。」溫柔的眼神,雖然不是看向祈月,但她感覺心中暖暖的。

「下次,陪我去見我父母的墓吧,他們應該會想見到妳吧,我主動交上的朋友。」

「好。」

======================================

寧曰:

感謝大家收看「小祈月和小修德的小小戀愛物語」(才不是妳別亂說)

本人又腦缺了只能寫到這了(?),接下來就要交給小璃了(?)

當時的想法是「一定要讓兩人接吻啊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hs」心態(變態心理,話說後面那麼多「hs」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後來只有讓德修親祈月的額頭,因為他太害羞了(艮)

不過有親到額頭,本人我就已經EyHEFnr.gifbB7cYtE.gif (だめ,妳這變態)

我很訝異我居然能接得下去,這還得感謝小璃幫忙想呢(撓腮),私はりちゃんを愛して!(別)

往上一望,我真的打好短(?)

早上爬起來邊吃早餐邊打DV8QN7t.gif  

那麼接下來就交給小璃囉98c99aab60f6c010045229bb2659eb95_w48_h4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璃寧 的頭像
璃寧

璃月和空寧的恩愛(NO)小窩

璃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